【投票帖】你是否支持中国开放持枪? 问答

有很多人对中共严格限制枪支的做法表示不满,那么,我想请问,大家是否愿意开放持枪呢?以下为每个选项的解释:

绝对支持:对个人持有枪支不作任何限制。

完全支持:只限制个人持有枪支的种类和数量,其他则不作限制。

部分支持:支持个人持枪,但对持枪者的背景,种族,居住地,有无犯罪记录等方面进行严格的审查及限制。

部分反对:反对个人持有枪支,但是对仿真枪,气枪以及枪械的使用方法不作限制。

完全反对:反对个人持有枪支的同时,禁止枪械使用方法的传播及讨论,但对气枪及仿真枪不作限制。

绝对反对:严格禁止任何关于枪械的内容,包括仿真枪和气枪,甚至对影视剧中枪械的画面加以限制。

同时希望大家说明理由。

( 由 作者 2月18日 编辑 )
4
2月18日 749 次浏览
37个评论

我虽然支持严格审查,但是对于居住地和种族放进审查标准我不支持

绝对支持,毕竟禁枪对黑社会无用。
想报复社会的人禁枪他照样能用砍刀。

有枪之后至少报复社会的能精准刺杀。
军队镇压平民也一定会陷入内战。

我觉得有枪就有民主不是说笑。

( 由 作者 2月18日 编辑 )
Oct

分时段支持。 先部分支持,经历过类似“训政”的过程之后,再完全支持。

中文世界对枪支问题的讨论主要针对美国,我以前在学校时候喜欢看方舟子北大飞这些美国华人左派文章,里面各种数据各种案例论证地令人五体投地,因此天然是个禁枪派,但直到我进入社会以后才明白拥有一件武器对弱势群体是何等的重要,如果全中国老百姓能普遍持枪,现实中绝大多数能把人逼到走投无路家破人亡的涉黑涉权的上访、维权问题都不会存在

美国先不讲,但在目前中国这个达尔文社会里面。至少应该在法治健全之前完全开放民众持枪,真正赋予民众个体自卫、复仇和威慑的能力。

有人担心持枪会导致治安恶化,我去过南非,那是个合法持枪且黑枪泛滥且废除死刑且犯罪率世界闻名的国度,也不过就正常生活过来了,我想中国即便开放持枪,最差也不过如此,我只能以我的亲身体验感性的认为,这种程度的治安恶化,抵消不了广大在生活中备受欺凌的弱者因为持枪而获得的安全感和尊严感,何况南非治安问题背后反应的是社会结构性深层问题,比如极度的贫富分化、低迷不振的经济形势、深刻的种族矛盾甚至当地民族性格(我就看过一个研究说南非的班图人比其他地区的黑人更有暴力倾向),岂能仅仅归结到一个持枪上面?,如果治安的恶化能够把这些问题彻底无疑暴露出来逼迫统治者着手进行解决,那么治安恶化是应该的,如果你解决不了,那就请所有人继续忍着吧,这种泛暴力社会也比一滩死水的奴隶社会更好,一个白人或者“荣誉白人”的黄种人可能会很怀念“安全”的种族隔离旧南非,但你如果问任何一个黑人是现在的南非好还是以前的好,他绝对会高呼“曼德拉万岁”。

( 由 作者 2月18日 编辑 )
陈士杰 民间伪人类学家

很多公知和反贼,都一直在鼓吹,持枪权可以反抗暴政,可以保卫民主。但实际上,这种说法完全就是鬼扯淡。

美国的民主和持枪权没有任何关系,全世界有很多民主国家的人民没有持枪权,但是那些国家的民主程度绝对不输给美国。

美国的持枪权只是在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有一个装备精良的民兵队伍对一个自由州很重要。其实宪法修正案的意思是说用民兵队伍来保障州的权利,根本就不是保障民权。

所以枪支反抗暴政是胡说八道。如果枪支就能反抗政府的迫害,那么1970年肯特州立大学的反战学生为什么不拿枪射杀俄亥俄州州长?1930年抚恤金的老兵,为什么不拿枪射杀胡佛总统?

反而美国的持枪权只会导致治安变得更差,枪支都是人民之间互相射,根本起不到维护民主的作用,反而给警察暴力找到了借口。

美国黑人人权的进步,也是靠政治间的博弈谈判出来的,而不是靠黑豹党拿着枪在大街上打砸抢得来的。

美国人之所以需要持枪,是因为美国的警察没有保护平民安全的义务,所以美国人不得不用枪支保卫自己。

很多反贼说:平民的持枪权对政权有威吓作用,这其实是完全荒谬的。如果示威者用枪来打警察或者士兵,统治者正好有理由,动用坦克、战机去镇压,把所有示威者都杀光。

如果八九民运发生在美国,美国总统根本不需要戒严,然后动用军队。直接派几个特务混进游行队伍,然后让那几个特务向国民警卫队和警察放两枪。然后国民警卫队和警察就可以拿着机枪向人群扫射了。未来上法庭之后,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基层的士兵,士兵们就可以说“有人向我们开枪,我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所以我们必须开枪自卫”。这种说辞,绝对会被判无罪。

这种事情美国政府干的多了。肯特州立大学屠杀,军队之所以开枪,理由就是听到学生那里有枪声,所以士兵为了自卫开始对学生扫射,最后杀了四个人。事后外界才知道,当时在学生堆中开枪的学生,是FBI的一个特务。

再比如并不出名的奥兰治堡屠杀,当时是美国警察向黑人示威学生扫射。警察的理由也是从学生堆里面听到枪声,最后警察统统无罪,被警察打死的三个黑人也算白死了。

美国现在每年有一千多人被警察打死,但杀人的警察几乎都无罪,警察的理由就是由于人人有枪,所以警察不把人打死,警察下一秒之内就可能被人打死。警察为了自保,所以开枪无罪。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是警察的故意谋杀了。所以在美国,像中国打城管的小贩,估计早就被警察突突了。

当然我可以理解美国为什么有持枪权。因为美国早期西进运动的时候,白人可能会被野兽或者印第安人袭击,当时又没有警察,所以只能靠枪支自卫。

美国枪支暴力的事情无法解决,毕竟3亿支枪在民间,也不可能收回去了。

但中国并没有这种国情,所以中国以后绝对不能开放持枪权。持枪权就是大毒草,就是潘多拉的盒子。

看到这个投票不想再潜水了,谷歌搜索“陆丰 枪”就明白我意思了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很多中国人以为,美国人持枪是为了允许反抗暴政,这很明显就是上世纪90年代二手知识带来的误解。事实上美国各州允许持枪,但对枪支管理实际上都有严格的规定,绝大多数州的枪只能放在家里用来自卫,跟反抗暴政没有任何关系。

实际上美国最初允许持枪权,根本原因还是西部地区治安太差,必须要让居民有自卫能力。哪怕是今天,广大农村地区警察出警可能都要半小时到一小时才能到达现场,所以即使是今天对于农业州的居民,能够持枪都是有现实作用的。

但在中国情况就完全不同。在城市里面,完全没有持枪必要。在农村,开放持枪反而可能加剧治安恶化和宗族械斗。所以我认为不应该开放持枪,对于枪支爱好者,允许小威力的仿真枪和气枪就足够了。

所谓“有枪就有民主”完全就是搞笑。世界上禁枪的民主国家非常多,其中民主的发展水平比美国高的也实在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果然还是想键政

@Ambulance #126888 附议,再补充一些。

讨论政治,不能离开历史。美国的历史,是先有持枪的白人渡海而来,杀人拓土,然后有民兵武装,然后有军队,然后才有美国十三州,然后有费城制宪会议,然后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处于极小政府的状态,持枪的冒险家们不断西进,然后才形成美国五十州。要等到20世纪,美国才拥有西方概念上的”功能型政府“。至于大联邦大政府,要等到小罗斯福时期才初具雏形,这是历史顺序。

假如一个国家如韩国、日本一般,先有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统一国家,然后专制政府被推翻,建立民主体制,结果“民主人士”说,我们要靠平民持枪来捍卫宪政,这简直是脑子有泡。不说别的,平民那几支枪和那点儿组织水平,打得过一战时的西欧陆军吗?人家有马克沁的。

当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平还比较原始的时候,由枪支导致的犯罪会被民间武装维持秩序的好处抵消。当一个国家进入现代意义上的发达国家行列的时候,每年一次校园枪击案就算多,美国何止每年一次呢?

所谓社会进步,就是越来越重视微小的“代价”,因为所谓代价就是人。美国现在的问题是,你某个州限枪根本没用,防君子不防小人。历史已经是既成事实,只能在这个基础上思考最优解。

在中国宣传”有枪“好,说来说去不过是:”现在如果有枪就可以反抗共产党(包括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及其走狗)了。“可问题是,共产党治下怎么可能让你有枪?如果共产党没了中国变成遍地张献忠,那大家自己就会去搞枪,这是一码事;可是如果像韩国、台湾那样民主化,你开放拥枪,有哪怕一个好处吗?减少人口缓解全球变暖?

恒原平三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美国不禁枪是因为美国警察没有对大众的保护义务

其实在开始的时候,美国很多地方是限枪的,但是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个案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沃伦起诉哥伦比亚特区”,在这个案子中,警察对发生的侵害不管不问,后来最高法庭判了哥伦比亚警方胜利(要注意:哥伦比亚特区的案列会推广到全国),从这个案件起,美国便开始开放持枪,后来2005年又有一个警察见死不救的案件(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被判了警方获胜,至此,美国枪支彻底走向合法。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警察也没有救人的义务(见前段时间官媒对警察见死不救的洗白),但是中国人也不能持枪,很可惜。

( 由 作者 2月19日 编辑 )

@恒原平三郎 #126894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规定,警察有保护公民人身安全的义务。

@恒原平三郎 #126894 这个说法不够准确,持枪的问题追溯起来绝对推不到2005这么晚,1705还差不多。

可以持有手枪在公开场合不显露出来,这算是我认为最低要求了。

Oct

@陈士杰 #126878 政治博弈的前提是你有筹码可以用来谈,武装以及可以迅速拥有大量武装的潜力是最重要的筹码,禁止持枪可以明显增大反对派得到筹码的难度。如果直接不让你说话暴政也毫无损失,那他有什么必要来博弈?

@Oct #126934

官军有坦克、战机、大炮、导弹甚至核弹。

平民只有手枪、步枪最多是冲锋枪。

火力完全不对等。既然完全不对等,也不可能对等,那么有几只枪也没什么意义了。

打个比方,政府是一只老虎,枪支是剪指甲刀,你说和老虎对打,是否有剪指甲刀还重要吗?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26898 美国持枪法律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州有所差异。@恒原平三郎 提到的两个案子我查了下,很有意思,而且常被用在支持拥枪权的论据中;但我没找到这些案子是否对于美国枪支法律有直接的影响。

  • 沃伦起诉哥伦比亚特区案(Warren vs. District of Columbia)发生在1981年。1975年华盛顿特区发生了一起入室侵害案件,三名女子被劫持、强奸殴打。被劫持前,涉事女子两次报警,还有一次出警,但由于警方的疏忽(他们以为房子里没人),并没有及时阻止犯罪的发生。事后三名女子起诉警方渎职,但最后的判决是除非有直接联系(例如被害者的状况是部分由警方行为造成的),警方并没有保护特定公民的义务,警方的义务是“对于大众的”。与此同时,哥伦比亚特区有很严格的枪支管控历史,1976年后,居民不能再注册持有手枪;而有权持枪者(如1976年前注册枪支的居民),在家也必须卸下子弹、拆卸枪支或者锁定扳机。这被很多人视为剥夺了公民在私有领地上的自卫权。此法律部分内容于2008被判违宪取消,然而“警方无义务、亦无能力阻止所有的犯罪行为”这一点,由法庭判例支持,成为了反对禁枪者的一个重要论点,也即公民必须保有足以自卫的手段。

  • 2005年的案子叫做Castle Rock v. Gonzales。事件发生在1999年,科罗拉多的Castle Rock城。一对夫妻正在进行离婚程序。期间妻子拿到了限制令,规定丈夫不得靠近她和她的孩子们。然而丈夫违反限制令带走了三个女儿。妻子多次报警,然而警方没有作为。丈夫后来杀死了三个女儿持枪来到警局,被击毙。妻子因此起诉警方,案子一路打到了最高法院,最终裁定警方无责,因为(1)科罗拉多的限制令不是必须执行的(mandatory);(2)即使限制令必须执行,也不代表个人有权要求警方一定要对自己提供保护(it would not create an individual right to enforcement that could be considered a protected entitlement)。这个案例也常被反对禁枪者引用,论证持枪的必要性:如果本意是用来保护人身安全的限制令无法被执法机关有效执行,且个人甚至无权要求警方执行,那么限制令没有用,有效自卫还是要靠枪支。

投的部分支持

對於槍反抗暴政,我的看法和前面幾位一樣,其實意義不大。但是我認爲槍最主要的意義就是個體應該擁有的權利,這個權利不應該被政府剝奪。 槍的本質就是個體擁有可以有效奪取其他人生命的手段。乍一看這個權利很恐怖,但是其實在即使沒有槍的社會,這種手段也存在,而且在性別,有無訓練,有無提前準備的情況下會拉大個體奪取其他個體生命的能力的差別。

必須强調,沒有人會想奪取其他人的生命。我reserve這個權利,是想要對我自己的生命有絕對的掌控,如果有人想要侵犯我的生命,我必須有權利奪取ta的生命。我當然希望警察可以保護我的生命,但是我也希望自己有能力保護自己的生命。説到底還是不能全部指望政府,促進了“沒有政府,你就完蛋了”的敘述。個體能持槍,雖然不能對抗暴政,但是至少可以做到“你政府就算秩序崩潰了,我也照樣能活”的狀態。從社會契約論的角度來看,就是我不願意上繳這一權利。因爲我上繳了擁有潛在奪取他人生命的能力的權利(這裏是持槍)并不代表100%的情況下所有人都遵守這個條款,尤其是一旦政府(即使是局部)崩潰,這一權利也沒法快速回到我手上,那我們乾脆就各自保留這一權利。

如果有壞人,比如那些變態殺人犯就是喜歡平白無故奪取他人的生命,那就應該“对持枪者的背景,种族,居住地,有无犯罪记录等方面进行严格的审查及限制”(種族這一個我不同意),延長買槍和拿到槍的時間間隔。但是對於99%的守法公民,請問你政府要以什麽理由奪取別人沒有做過任何壞事的人的權利?因爲有人拿一樣東西做壞事,就把所有人的這樣權利都剝奪了,這合理嗎。

@陈士杰 #126936 “持枪的民众不需要能打赢军队,能打赢税官就行了。”————富兰克林

@刘慈欣 #126939 找不到这句话的出处啊。

@雨山 #126916 短枪觉对不行,太容易隐藏了,只能拥有长枪

我个人更多的是认为,打猎是一种完全应该开放的运动,私人持枪打猎为什么不行呢

@Truth #126938

槍的本質就是個體擁有可以有效奪取其他人生命的手段。乍一看這個權利很恐怖,其實在即使沒有槍的社會,這種手段也存在,而且在性別,有無訓練,有無提前準備的情況下會拉大個體奪取其他個體生命的能力的差別。

但是對於99%的守法公民,請問你政府要以什麽理由奪取別人沒有做過任何壞事的人的權利?因爲有人拿一樣東西做壞事,就把所有人的這樣權利都剝奪了,這合理嗎。

我专门查了一下美国的犯罪率数据:

Homicide rate

Burglary rate

Robbery rate

对于非暴力犯罪,例如入室盗窃,美国2018年的入室盗窃犯罪率为376.1/10万人,和大部分严格控枪的欧洲国家持平。在家里放一把枪,似乎并没有更有效地吓阻犯罪分子。

对于暴力犯罪,美国2018年的谋杀犯罪率为5.0/10万人,远远高于欧洲国家1.0左右/10万人。抢劫犯罪率为86.2/10万人,同样高于欧盟同期的70/10万人:

结论:普通人在家持枪并不能有效地遏制例如入室盗窃这样的非暴力犯罪,同样也无法制止暴力犯罪的发生。相反,枪支泛滥更有可能助长了暴力犯罪,使得谋杀和抢劫这类恶性案件更容易实施。

同样,支持持枪者往往陷入一种滑坡谬误,即“枪本身无罪,有罪的是用枪实施犯罪的人”,进而将其扩大到普遍性的其它物品上面。问题是,枪本身就不应该成为一种日常的必需品。如果在一个社会,持枪成为了一种维持正常生活,保护自身安全的必要方式,那么有问题的一定是社会制度本身。从这一点来说,美国高院判决“警察没有义务保护某个特定民众”的判例,对治安恶化和枪支泛滥都造成了很大的负面作用。

@刘慈欣 #126939 抗税的下场请见下图:

同场加映:开门!我们是邮局的!

@Ambulance #126998 美国有句谚语:人生只有两件事不可避免,死亡和税。

持枪抗税可以同时实现这两件事。

Oct

@陈士杰 #126936 我感觉你似乎认为“政府人员和政府军都是一群没有亲人且不惜命的机器人”,完全是何不食肉糜不切实际的态度。 (下定决心要联合起来推翻政府和上面所说的抗税完全也是两码事。)

枪完全超过了有史以来所有的冷兵器对人生命安全的威胁,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比起大炮坦克和枪支的差距,要大得多。

你觉得枪能打死一条命,而坦克一发杀十个,那一条命就不算命了?

打仗要是等于比火力,那这从古至今的仗还打什么?直接把武器放边境上比一比,谁少谁弱谁直接投降?

你的比方完全是谬论,不如这么比喻:政府是老虎,枪是一把刀,而你的冷兵器和嘴巴相当于手指甲。 刀就算打不死,也能伤到老虎,而你的手指甲不能。

( 由 作者 2月20日 编辑 )
Oct

说来说去还不是反共路线的问题?说再多都是鬼扯。没意思懒的说了。

纯粹用嘴巴反抗暴政完全是高级五毛言论,三十年民运彻头彻尾的失败早已经证明了这点。

谁能用嘴巴说服共匪放下屠刀,我鞠躬鞠到膝盖道歉

@Oct #127066

我这么说吧,如果有一半多的老百姓都上街、罢工罢课罢市,政府早垮了,是否有枪也不重要。

如果上街游行的人数不够多,即使有枪,也不可能推翻政府。

美国在《经济学人》民主指数排名只是25位,属于部分民主。24个国家的民主程度都在美国前面,这些国家的人民可都是没有持枪权的。

@陈士杰 #127071
主要是题目特指中国,完全不考虑解体的话。中国能对比的国家只有印俄美三个耕地面积超过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家。
这三个国家都不禁枪。俄罗斯最近的游行示威双方对枪支的使用都保持了极大的克制,我认为这才是理想的博弈状态。
美国的枪支暴力问题在全世界都是很独特的存在,具体原因大概和美国早期的历史有关,不该作为范例。
上面有一位网友提到了训政,这个事情真的很难,除非天降伟人华盛顿/马达汉。法国就没有这种伟人,所以民主专制一直反复近200年。
如果想让中国不解体且民主,持枪就是最好的“训政”。
因为中国人有根深蒂固的臣民意识,简单来说就是谁拿着枪来我就给谁上税。不要把我饿死就好。持枪有利于公民意识的觉醒。
当然解体就无所谓了,独裁也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像台湾这么大,台南的兵来镇压台北的学生,全是亲朋好友,镇不成。
邓小平调不动北京的兵,就调河北驻军,河北的驻军还都是更远的省份来参军的,谁也不认识谁,直接就达姆弹招呼了。
总结一下就是我认为持枪权是民众最后的一道保障,就像法律中的死刑一样。
理想状态是政府和民众都有枪但大家产生冲突时都以和平方式解决,而不是像中共和缅甸现在这样,你没有还手之力,所以我可以肆意屠杀,杀完还泼脏水。

( 由 作者 2月20日 编辑 )
Oct

@陈士杰 #127071 就这么跟你说吧。

对于明显处于弱势的一方,任何有助于提升实力的资源都要利用。

你不能因为枪打不了坦克就干脆不要。用枪作战的年代为什么还要佩刺刀?现在都有核弹了,干嘛还要对枪支升级换代?干脆把军备里的枪支全部熔了拿去发展工业得了。

中国人为什么不敢上街?不是因为共匪还没坏到让他们愤怒的程度,更不是还没有启蒙够。而是因为敌人手里有枪,他自己手里却没有,他没有这个勇气去面对他弄不死一个人的敌人。

你认为他们会去考虑坦克,导弹之类的东西吗?他们面对暴政的时候,不会率先想到集团作战时才会用到的武器,而是他自己手里有没有能够发泄眼前愤怒的力量。

面对荷枪实弹的镇压者,他毫无能力对敌人造成丝毫损害。别说上街,就算冒死上街,共匪已经熟谙栽赃、抓贼首、清场等程序,绝没有对羔羊妥协之可能。此时就如六四,你只要能克服上述程序多呆几天,坦克自然就来了,这与没有枪有直接关系。

重要的是有没有,而不是强与弱,你没筹码连上牌桌的资格都没有。

鹿怒症观察 AngryDeer

@陈士杰 #127071 问题是,一半人口罢工罢市不是一天就能聚集的,如果一开始聚集的(乱首)先被镇压了,后面观望的人就会因为怕死而不敢聚集,当局因此过关。民间枪支的作用并不是发动叛乱起义推翻政府,而是提高政府戒严管制的成本,从而迫使政府不能滥用戒严来镇压民众。换句话说,你对美国枪支泛滥的理解是对的,民主国家不需要枪支泛滥照样也能约束政府。但是对于不民主国家,枪支泛滥意味着当局镇压人民的成本很高,就像前面的人提到的,什么强拆,砸地摊之类的活,要是反抗者有枪的话,那这些工作都得由荷枪实弹的正规警察来做了。

@Ambulance #126888 美国是把持枪权写入了宪法,瑞士以色列则有常年武备民兵的传统(美国也有这个传统,但是只有美国把持枪权入宪)。很少有发达民主国家严厉禁枪的(日本是严厉禁枪的,持枪成本高得一塌糊涂)。加拿大甚至还可以买美国买不到的中国北方工业集团产的枪支。中国货价廉物美啊。

关于持枪权现状,这里有概述:https://en.wikipedia.org/wiki/Overview_of_gun_laws_by_nation

强调美国持枪权优越性的往往是美国优先论的红脖们,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在欧洲和加拿大持枪并不困难。最简单的方法是加入射击俱乐部,足够你获得一把非自动步枪的持枪权了。

@沙漠風滾草 #127120 “除非天降伟人华盛顿/马达汉。法国就没有这种伟人,所以民主专制一直反复近200年。”

法国有拿破仑这种伟人...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期望天降伟人。

@鹿怒症 #127273
是啊,我指的就是拿破仑。贝多芬创作《英雄交响曲》的背景使我大为震撼。

@Oct #127133

对于明显处于弱势的一方,任何有助于提升实力的资源都要利用。

问题是,如果民间有大量枪支,那么执法部门的基层人员也必然需要,也有借口装备相应的武力以保护自己。

我发的两张图,查税的税务警察,甚至邮政警察都要全副武装,这在无形中就提高了政府的执法成本。问题是,这些不同部门自行设立警队和武装,实际上是扩大了政府的权力。这种日常执法成本的提高是否有必要?我看不出来。

Oct

@Ambulance #127297 允许民间拥枪,有助于提升民间反抗暴政的能力。你所说对政府权力的扩大确实存在,但相较而言,如果为减少这种权力的扩大而禁止民间拥枪,相当于捡了芝麻丢西瓜。

至少以目前的,中共暴政为例就是这样。共匪禁枪是维稳非常关键的一环,绝不是很多人认为的“即使不禁枪,或者不禁枪同时提升警队火力,共匪照样能存在至今”。

仅以美国为例,而忽略我们面临的实际情况,来讨论允许持枪的利弊,就有些局限了。

@Ambulance #126996

问题是,枪本身就不应该成为一种日常的必需品。如果在一个社会,持枪成为了一种维持正常生活,保护自身安全的必要方式,那么有问题的一定是社会制度本身

從政府層面來看,這段話是毫無問題,我也相信如果禁槍,有可能會降低某些犯罪的發生概率。但是槍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護自己的原因是其本身不需要社會制度作爲依據。在100年前,或者哪天政府崩潰了,槍都能為個體提供保護。我這裏側重的是個體層面的看法。請問您是否能有控制變量的實驗,證明生活在同一個地區的,相同背景的兩組人,只有是否持槍不同,然後家裏有槍的相比於沒槍的是更容易還是更不容易發生惡性案件?

如果政府强制所有東西都實名制,在每一個人的家裏裝上攝像頭,這毫無疑問能進一步降低犯罪率;而且只要我設計一個好的制度,政府不會像CCP一樣用這套制度來迫害人,那麽這些方法就能夠采用了嗎?

個人持有自己的私隱又是否算作日常必需品呢?

限制持槍關鍵一點在於奪取了個體持有槍支的權利。限制的這個動作可能是好的,但是就像我説的,只要政府廉潔透明,强迫實名制+裝攝像頭也可以是好的;問題是政府沒有權利這麽做。也就是說當我們思考一個政策是否要被落實,既需要考慮“政策是不是會產生好處”,也需要思考“爲什麽能這麽做”。你的邏輯是,這麽做好,然後呢不違反人權,那就這麽做。我的想法是人有很多權利,但不是只有人權是不可以違反的。

如果一個社會裏會有人用槍侵犯他人權益,那能否反思一下這也是社會制度沒能教育好每一個人,沒能做好背景審查的問題?

@Truth #127354

請問您是否能有控制變量的實驗,證明生活在同一個地區的,相同背景的兩組人,只有是否持槍不同,然後家裏有槍的相比於沒槍的是更容易還是更不容易發生惡性案件?

目前最接近的结果,可以用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程度相当的不同国家进行对比。

如果政府强制所有東西都實名制,在每一個人的家裏裝上攝像頭,這毫無疑問能進一步降低犯罪率;而且只要我設計一個好的制度,政府不會像CCP一樣用這套制度來迫害人,那麽這些方法就能夠采用了嗎?

这就是典型的稻草人+滑坡谬误,我们只讨论枪支问题,而枪支管控和个人私隐是两个论题。

限制持槍關鍵一點在於奪取了個體持有槍支的權利。限制的這個動作可能是好的,但是就像我説的,只要政府廉潔透明,强迫實名制+裝攝像頭也可以是好的;問題是政府沒有權利這麽做。

政府有权力这么做。如果这个权力是经过民主程序和公开辩论,得到民意立法授权,那么就无可指摘。

开放持弩,射杀小鹿

@Ambulance #127391

目前最接近的结果,可以用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程度相当的不同国家进行对比。

所以還是沒有從微觀的個人角度來思考問題,還是宏觀的國家/集體層面思考

这就是典型的稻草人+滑坡谬误,我们只讨论枪支问题,而枪支管控和个人私隐是两个论题。

這裏只是舉例。如果不舉例,我也可以用抽象的語言重新表述一遍:政府不能因爲一樣東西不是必需品,并且禁止了就有好處,於是就隨意禁止這樣東西。

政府有权力这么做。如果这个权力是经过民主程序和公开辩论,得到民意立法授权,那么就无可指摘。

如果真的是民主程式得出結果,作爲一個國家的公民我也會認可。但是我認爲不應該把不支持禁槍打上不道德的標簽,這只是一個有分歧的問題。但是“禁槍”不是基本人權,和收稅一樣,都是民主投票得出的結果,政府需要直接對選民負責。不像支持墮胎與同性戀一樣屬於基本人權而具有道德高地。

虫文门 我将如闪电般归来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专制者决不准许有从事某些特殊活动的自由。这些与专制政体格格不入的自由,正是民主必不可少的自由,真正管理社会、指导政策并作出决定的自由。专制者可能听取臣民的申诉(如果允许他们申诉),但最终还是独断独行。民主政府则恰恰相反,除根据公民的决定外,不能根据其它的决定行事。因此,不仅会而且必须保护他们表达和实现他们个人和集体意愿的自由。民主所需而且必须加以保护的,专制政体必须加以禁止。 ——卡尔·柯恩(美国),《民主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