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同情现在的人人影视字幕组运营方?”读后感 分享原创

最近人人影视的梁老板被抓了,很多人怀念人人。然而字幕圈对这事踩得很厉害,一篇“为什么我们不同情现在的人人影视字幕组运营方?”把梁老板批得体无完肤。

文章里提到了破烂熊,TLF,这些组都是实力大组,翻译质量都是很好的,我非常怀念他们。

文章的逻辑:

  • 翻译作品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侵犯翻译权),大家心照不宣
  • 所以我们字幕组都是地下活动,而且只发字幕不压片,所以没人告我们,这种状态是最好的
  • 然后梁老板这个不要脸+不要命的,直接压片放在网站上给人播,收广告费、会员费,给自己以及整个字幕圈吸引子弹
  • 有盗用其他字幕组的行为,因为我们没办法告他就为所欲为,禽兽不如
  • 压榨实习生
  • 道德沦丧,死有余辜

作为一名做过翻译和嵌字,但是没有参与过任何字幕组的路人,看完这篇文章感触很多,忍不住要写篇评论。

那是一篇站在字幕组的角度、以字幕组为中心的文章。然而整个翻译、搬运运动最根本的驱动力,并不是字幕组的爱,而是人民群众对高质量影视作品的追求。

群众关注的是作品里的故事情节,而不是字幕,当然也不是字幕组。一个好的字幕,应该把影视作品原本想表达的意思从某一种语言、文化背景转变为让另一种语言、文化背景的观众能看懂的形式,并保持意思不变。至于这个字幕是从哪来的,大多数人并不会在意。

国外有很多知名studio,比如pixar, disney, 20th century, paramount, marvel, colombia,你若去问那些从电影院出来的中国观众,知道这些studio吗?普通人能记得剧情就不错了,角色名字大部分都忘了,至于studio,请问什么是studio?

由于头尾署名的关系,大家对字幕组的印象会深刻一些,然而即便把这些署名隐去,绝大多数观众也完全不会介意。就像电影末尾的演职员表,绝大多数观众都是直接离场的,然后清洁工就进来了。

观众看的是故事,记住的是情节,不是studio,不是演职员(除非你是明星),当然也不会是字幕组。可能有一小撮观众很感谢字幕组的工作,但他们也不会主动去维护字幕组的利益。

然而同一批观众,在梁老板被抓之后纷纷出来主动为人人影视洗地。这是因为人人影视把最困难、最危险的一步做了,解决了人民群众最核心的需求。

也就是:我想看好莱坞的故事,钱不是问题,请问怎样才能点一下按钮就开始看?

以前“文明”的做法是:搜种子,开bt,下生肉,然后去字幕站找字幕,下载解压,挂载到播放器。这一连串操作难度不亚于修车,要不是劳资文化水平高、网龄长、内功深厚,是绝无可能在30分钟内搞定的。

而梁老板以前的做法:你直接下我们的熟肉!

梁老板后来的做法:下都不用下,直接点开就看!

从这个意义上讲,梁老板大大的英雄。

字幕组不敢压的片,他压。

字幕组不敢收的钱,他收。

字幕组不敢犯的法,他犯。

字幕组不敢坐的牢,他坐。

原本只在小圈子里围观的东西,梁老板把它变成了全中国人都能看(虽然盗版影视网站远不止他一家,但他确实是最出名的)。十里长街,不送梁老板送谁?


梁老板违法的合理性。

比如侵犯版权。广电总局搞审查,把很多国外的片子禁掉,就是一种愚民政策,不让大家看美剧,怕大家看多了影响政府洗脑效果。改革开放前有个罪名,叫收听敌台罪,收音机听美国之音就是犯罪。改革开放后随着音像技术的进步,这个罪名也变了,叫传播非法音像制品罪。现在不好意思再把别的国家合法的东西说成非法的,就说侵犯版权。欲加之罪,随心搭配。

表面上显得法治,实际上还是在搞审查,无视人民群众对精神文化产品的迫切需求。毛主席说过,外国人有的,我们也要有。凭什么外国人能看的东西,中国人不能看?

问题的本质根本不在版权,而是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没有得到保障。广电总局的审查,严重地侵害了公民的言论自由。而翻译和搬运的工作,就是用小的、轻微的侵犯版权,与大的、系统性的侵犯人权作斗争。

字幕组大多数人用爱发电,仅仅是为了圈子内的recognition,赤脚走钢丝,且行且珍惜,没有人希望斗争扩大化引来杀身之祸。

而梁老板为了money和圈子外的recognition,将斗争扩大化,跟国家机器杠上了。接受了风险,承担了后果。


为了money,梁老板做了一些不堪的事情,比如插广告。

既然人人影视做到了click and play,任何盈利手段都是正常的——因为带宽开销实在是太大了。传统的bt是用户自己出带宽费用,而要做到click and play,运营方要承担服务器每秒几十G的流量费用,更不用说巨大的存储阵列,以及相应的维护开支了。原文作者说其他字幕组的网站都是大佬们自费的,人人怎么好意思收费打广告。拜托,论坛+字幕下载站一年也就几百块,VOD(video-on-demand = click and play)跑一天就成千上万好不好。

通过这种方式,他把美剧的受众群体扩大了几百倍。虽然他的竞争手段让用爱发电的人感到无比恶心,但从结果来看,竞争给中国观众带来了福利。竞争手段再恶劣,也比广电总局的垄断要好几百倍。

所以虽然人人影视的经营手段问题巨多,但相比之下,我仍然希望这个世界多一点人人影视,少一点广电总局。


翻译并不是非得用字幕不可,除了挂字幕,还可以对作品进行重新配音。配音的成本很高,但是最近几年引进的动画电影,像Finding Nemo(《小红鱼》)、Zootopia(《兔警官》)还有Frozen(《冰公主》)都做了中文配音,说明成本不是问题,毕竟配音的成本再高,也不过是票房里的一根毛罢了。

如果广电总局的审查标准跟国际看齐,大家想看什么都能花钱看的话,盗版依然会猖獗,但基本上就没有民间字幕组什么事了——最优秀的译者会直接为发行方工作。

那字幕组们要不要顺便赞美一下广电的不杀之恩呀?

如今译者们用爱发电,做了为国为民的好事,却得不到法律的保障,是法律的问题,同时也是政治的问题,唯独不是梁老板的问题。


对于字幕组的用爱发电,我是很感动的。梁老板实名对抗审查,我也是很感动的。字幕组翻译出来的东西被梁老板拿去用,也确实是不道德的。然而如果不是因为广电的审查,这些都不会发生,大家都不用违法,都能以合理的代价获得自己想看的东西。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5日 编辑 )
13
2021年2月5日 588 次浏览
7 个评论

最优化的结果当然是审查标准国际化,影视市场开放化,侵权问题法律渠道解决;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然而原文作者说了好几遍不探讨体制问题。没办法啊,囚徒博弈的结果就是囚徒互相攻击,而狱警这个隐藏的第三方超然博弈矩阵之外。

以国内的约束条件来说,“用爱发电”不仅是一个道德选择,也是保守的安全策略。正因为是小圈子,没什么油水,做不大也未必想做大,才(在大多数情况下)没人来多管。而人人影视的策略则是用风险来换发展,他们的大量收益可以视为风险溢价。梁要是在其他很多地方,就以其不择手段的营销方式以及“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企业家精神,多半是创业先锋。

至于人人影视的功过,确实视角和标准不同得出的结论不同。从结果上来说,楼主说得很有道理,人人影视这种aggressive的经营模式对广大观众来说有功,对字幕组这个“小圈子”则伤害颇大。要是用功利主义的道德观来说,净贡献为正。不过未必所有人都认同功利主义道德观。

我多说一句。我个人当时读了那篇《不同情》的文章,对于梁的感观不太好,不是因为他搞商业模式,而是因为他:

  • 用别人做的字幕盈利不仅不给报酬,连credit也不给。

  • 采用盈利模式(两年1600万)却仍声称自己是非盈利的,并借此压低对员工和翻译人员的报酬。

当然以上这两点,都可以视为是梁本身担当了风险收取的报酬,然而这并不代表这些行为是必需的,或者是道德的。人人影视内部是给做字幕的人报酬的(“以约400元/部(集)的报酬雇人翻译、压片),但是拿其他字幕组的人辛苦做出来的字幕盈利却连个credit都不给,这就很不地道。假设人人的竞争手法更加……厚道一些,赚的钱或许不那么多,发展或许没那么快,但是也不会倒霉了被圈内人骂成这样。的确,人人影视的经营方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文明需求、客观上对抗了文化审查,但一码归一码,他们的吃相的确不好看。

至于商业化、盈利行为本身,如果抛开(在中国无法正常获得的)版权,我倒觉得没什么好指责的。在开放的市场下,文化产业及其周边从用爱发电走向商业化是好事。在这一点上,真正障碍在于体制造成的市场壁垒,在于那个房间里看不见、大家不敢也不能谈论的大象。

如今译者们用爱发电,做了为国为民的好事,却得不到法律的保障,是法律的问题,也是政治的问题,唯独不是梁老板的问题。

这句话不敢苟同。还是用普罗米修斯盗火的比喻来说,这就譬如说,在一个政府不许大家用火的地方,有些人在偷偷生火;有人在自己生火的同时还抢了别人的火种说都是自己的卖给大家,买到火的人都很开心,但被抢的人只能忍气吞声。这种情况,归根到底是法律的问题,也是政治的问题,但那个抢别人功劳的人也有问题。当然,责任有先来后到谁大谁小。

搜种子,开bt,下生肉,然后去字幕站找字幕,下载解压,挂载到播放器。这一连串操作难度不亚于修车

比喻不恰当,修自行车都比这难。

不管怎么说,墙内的媒体已经开始喷粪了。

“用户们,该醒醒了”。

然后版权版权版权这样的。

我真的受够了被打了想骂人还要掂量下骂的是不是过分了标榜自己理性中立客观,都特么骑你头上拉屎了还要想着帮体制解释,持有此类观点的无一不是思想的太监,不懂平权为何物。

忙碌中

看上去对人人字幕组的批判主要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核心成员获得巨额收益,外围译员只拿很少的报酬。更不用商业营利让不少人眼红,人人字幕组成为同行众矢之的也不奇怪。

我个人认为用功利主义道德观评价人人并不合适,商业营利客观上并不会损害其它志愿字幕组的利益。商业化到底是会少几个片源?还是会分走本来就非盈利的字幕组的入账?《为什么不同情人人》这篇文章除了车轱辘式的诉诸情绪并没有给出论据。商业化不是零和博弈,当然,年入千万让一些人眼红除外。相反引入商业模式让原来纯粹用爱发电的志愿者有报酬可拿,客观上有利于这个这个小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当然《为什么不同情人人》这文章还提到很多其它圈子内的drama,比如片头嵌广告,盗取字幕,“带头欺压其它字幕组”,甚至“带头卖硬盘”。说实话这些指控根本误伤大雅,有些甚至是生硬拼凑(比如“带头卖硬盘”,这帽子扣得实在哭笑不得)。我不了解这些江湖,没法对这些人-人之间的恩怨太多评价。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几乎所有的“圈外人”都是人人都受益者。

这是典型的五毛低级黑。人人压榨了谁,又剽窃了谁,她有什么证据,连个截图都造不出来就血口喷人,和前几天黑墨茶的团队是同一个套路。如果优质的字幕资源永远只在小众之间,就不会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造成威胁,但一旦有人探索出商业模式,用市场经济的手段,就可能成倍地开拓受众,增加源头,对本来就漏洞百出的思想钳制,产生星火燎原的效果。人人能引起官方恐惧,就证明了他们的伟大,怎么黑也改变不了他们是英雄的事实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