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自称)李铁自爆变为粉红的心路历程 人物

@猩猩吸猩猩:
    毫无疑问,我曾经就是一个恨国的公知。微博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现在,我的观点完全变了?
     今天我来说说:为什么年轻人容易被自由公知的那一套忽悠,但成年成熟之后就醒悟了。为什么做生意非常有助于治疗这种幼稚病?为什么会有读书读傻了这个事。
      所有这些,其实是我这些年的一个自我反思。
    我上大学的90年代末期,正是《南方周末》的巅峰期。那个时期的大学生,和文科教授们一样,普遍都是恨国党。越好的大学越是如此。
      在大学里,我们读了很多书,自以为知道了很多真相,自以为比别人更英明。我们都是英美道路的信徒。在我们的世界观里,我们有了一个简单的二分法: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道路,符合英美自由民主的,就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因为英美发展得好,我们落后,因此他们就是先进的,是对的。
      我们用这个标尺,去解释我们的社会和政治。这是我当年作为媒体人公知的一个基调。而中国的现实,确实有很多荒谬和不如意之处。90年代尤其多。
      我的媒体人生涯是很顺的,在工作两年半之后,我就写出了一点名气,被挖到《南方周末》去做首席评论员,用我的那一套方法论去评论各种社会政治现象,也吸引了不少人的认同。
      随着阅历的增长,特别是当我作为领头人,自己做企业之后。我开始逐渐反思自己以前深信不疑的那一套分析逻辑。
      我逐渐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那一套逻辑,其实就是一种政治领域的成功学,是一种极其粗浅的方法论。
      商业领域,如何做一个成功的企业,那种经营方式能取得成功,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终极问题。商业上的成功,绝没有灵丹妙药,也没有什么恍然大悟的妙招,也不是学哪个成功企业的模板就能发财的。
     我们看商学院的教学,那里不会教你哪条道路是发财捷径,只会用一个个案例去分析,让人能从中得到一丝光亮的启示。绝对不存在什么发财的模板,如果有,那一定也会马上失效。
       但成功学就是告诉你,有发财的灵丹妙药,并且用简单易懂的方式来告诉你,让你有瞬间醍醐灌顶的收获。但成功学除了收学费,除了占据粗鄙的心灵,它不会让任何企业成功。
      政治也一样,国家的发展也一样,它没有灵丹妙药,也没有胜利的模板。
       试问,腾讯发展得好,我能再造一个腾讯吗?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条件,最后成功的企业,都是在解决一个个问题的过程中,最终渐进演化出的一条道路,这条道路完全不是可以设计的,也不可复制。
      公知的一个根本性的方法错误就是,觉得社会和政治,就像他们手里的泥人,是可以随便捏成他们想要的形状的。他们自己设定了一个理想的模型,然后觉得按照这个模型去捏就行了。
      真正做过企业之后就明白了,别说国家了,就算是一个公司,都不是我这个创始人按照我的理想捏出来的。一个公司最后形成的秩序,是很多人在漫长的时间中,一个个解决实际问题,最后演化出来的秩序。这个秩序,远远高于个人的智慧。
      创业的经历,有助于让我放下知识分子的那种“懂王”的坏习惯,承认自己的无知,承认别人并不比我傻,承认多年形成的演化秩序,不是个人所能随便评论的。
      以前,我看到一些洗脚城早上组织员工在门口喊口号,觉得特别傻。以前,我总是对别人的公司指手画脚,似乎我自己是诸葛亮,能够给别人的公司指点迷津,点石成金。
      以前,我总是骂装修公司都不诚信,我说我要做一个诚信的装修公司,一定能一统天下。
      自己做了公司就慢慢明白,那些喊口号的洗脚城,人家不傻,那是人家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有效激励方式,在他们的工作中就是有效的管理。那些要改变装修行业现状的,都死了。
       我也不能对别人的公司指手画脚,商业领域,根本不存在什么神仙诸葛亮,人家那么多人摸索了那么多年,我能几句话解决人家企业的问题?不存在的。如果存在,那就是骗子。
     在创业几年之后,我逐渐会放下那种知识分子的优越感,承认自己的无知。尊重别人的智慧,尊重已经形成的演化秩序。否则,商场会狠狠教训我的自以为是。
      做公知的时候,我喜欢拍脑袋,到处指点江山。但商业实践让我明白,别人多年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也无法轻易解决。很多行业有痛点,但是这些痛点暂时解决不了。那些看起来的发财捷径,为什么别人不去做?肯定有坑嘛!!
      再说到政治,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觉得印度是一个很落后的国家,有很多不堪、荒谬的现实。那么,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你是印度的最高指挥者,你一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我可以肯定的说,让任何人去当印度总理,他都不会比现在的强多少。他也必须面对所有的现实,不能随心所欲捏泥人。你能想到的所有灵丹妙药,印度的精英全想过。
      我对公知生涯的告别,其实是对一种错误的思维方式的告别。我不再随便指点江山,说我们的政府这不对那不对,我只是承认了我的无知。我没有能力对政府的那些做法做出判断,因为我相信专业人士的专业,我相信,那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和现实的限制,根本不存在什么国家发达的灵丹妙药,如果有,这个世界就简单了。没有人能设计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好的国家治理,是在解决一个个问题中,最后演化出来的秩序。
      把英美模式意识形态化,才是真正的灾难。
     最后,我来说说,为什么文科知识分子容易成公知,容易成为喜欢到处指点江山的“懂王”?为什么有读书读傻了这个说法?
      知识分子只在自然科学领域,会比一般人有认知上的绝对优势。在社会、政治、经济等领域,知识分子有时候反而更傻。
      为什么会这样?自然科学是一种知识,它的脉络很简单,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你学到了某个知识,别人没学到,在那个问题上,你就一定比他明智。
     但社会学科的事不一样,它不是一个简单是知识,它的脉络要复杂太多。比如商业领域,它是一种实践智慧,没有关于发财的简单知识,不存在学了某个发财学的知识,你就立即懂了。
     在一个复杂的实践智慧面前,知识分子和普通人一样,是无知的。不信你看看,那些经济学家,投资房产、炒股,还不如大妈呢。
      知识分子甚至比大妈还不如,明明大家在商业上一样无知,大妈承认自己的无知,但知识分子却傲慢的以为,自己是“懂王”。这就悲剧了,输给大妈一点都不奇怪。
      商业、政治、社会领域,专治各种理性的傲慢。知识分子读书读傻,是因为读书让他们错误的认为,自己能洞察人类社会的一些奥秘。
这种幻觉,可能有两个原因:
1、知识分子们从小是学霸,很容易觉得自己脑子一流。理性的傲慢就来了。
2、人类很容易把自然科学的知识,和社会领域的实践智慧混为一谈。在自然科学领域,掌握更多的知识,确实就是明智。
      但社会领域不是这样,知识并不一定带来正确,因为变量太多了,知识分子分析的头头是道的逻辑线,只是千万条逻辑线中的一条。而知识分子往往执念这一条的绝对正确,迷信自己的所谓推理论证,就是读书读傻了。
     承认自己的无知,承认体制内精英团队比我强,承认我们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承认多年的演化秩序一定有它的道理。这就是我告别公知生涯的原因。

( 由 作者 2月2日 编辑 )
2月1日 684 次浏览
26个评论

其他国家的成功人士:这个世界的运作被我所改变,所以我赢了。

中国的成功人士: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运作的。我服从了所以我赢了。

这心态真是太熟悉了。

( 由 作者 2月1日 编辑 )
17
2月1日

可以看出,写这个文的人似乎也被转变为了张维为那一类的人,觉得中国模式是一个可以对抗西方的新模式,所以就认为“条条大路通罗马”。

不过从中也能看出来一个问题,那就是貌似中国人再看待是否引进西方制度的时候,更多的是考虑引进西方制度是否能够使国家强大,或者经济上的富有,而不是自己的权利会不会受到保障。

不过貌似中国人这种国家至上,功利主义至上的心态是暂时无解的,而且在他们看来,中国的近代史说明,落后就要挨打(至少他们这么认为)。即功利性的丛林法则。所以这么想倒也符合国内教育的逻辑。因此在这种“人权能当饭吃吗”的逻辑下,让中国人民像宗教一样信仰人权似乎不切实际。

所以我还是觉得,要让这种人重新明白改变模式的重要性,可能还是要等到中国模式的恶果浮现。而且这种恶果还得是经济上的。(当然前提是本文的作者不是拿钱发文的)

( 由 作者 2月1日 编辑 )

大义觉迷

自由派变粉红,这就是开倒车的结果。

在大学里,我们读了很多书,自以为知道了很多真相,自以为比别人更英明。我们都是英美道路的信徒。在我们的世界观里,我们有了一个简单的二分法: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道路,符合英美自由民主的,就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因为英美发展得好,我们落后,因此他们就是先进的,是对的。

在社会,他被多个铁拳砸中,明白了只要能为他带来利益的,就是对的,无法为他带来功利的,就是错的,他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功利主义者,而且因为他自认为“变量太多”开始走一步看一步,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同当年那么蠢,其实思维没有变,只是方向变了罢了。

承认自己的无知,承认体制内精英团队比我强,承认我们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承认多年的演化秩序一定有它的道理。这就是我告别公知生涯的原因。

这就是你彻底走向衰老的道路,从身体到思想上的。

速读了下,翻来覆去就是“存在即合理”。也是自己创业过的人了,却没半句“干货”(原谅我用这个词),只会说空话,相比工业党粉红差得远了。咳。

@RD1984 #124517 这个道理本身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知;体制内当然有厉害的精英;所有的现象都是有历史和现实原因的。然而这种说法太废了,类似bullshit generator,因为可以套用到任何现象上去,等于什么都没说。

@爱狗却养猫 #124518 也不能怪他,其实人到中年不再吸收新的知识真的会变成这样,去公园广场随便拉几个人过来聊聊,你就会发现。

@爱狗却养猫 #124520 不否认有比你厉害的,但不一定全部比你厉害,自愿放弃斗争是思想上衰老的表现不是吗?

@RD1984 #124521 是的。而且年长的人往往喜欢用社会经验作为骄傲的资本。我不否认社会经验的价值,只是觉得刻意从自己的过去找骄傲资本的行为,特别无聊。

作者嘴里的那种教条主义的公知是确实存在的,有人曾用民主八股来形容这类公知。前些年声量最大的也是这类公知,把一切问题都归结于制度。

按照天朝绝大部分人的学习能力、脑残状态、机会主义哲学,包括这些所谓的公知,是实现不了 Thomas Jefferson口中 An educated citizenry is a vital requisite for our survival as a free people 的

公知是个伪概念,现代社会不存在知识分子。站长“博士”算是知识分子吗?我想他自己不会这么认为。华为员工人均硕士,比毛泽东在北大时见到很多教授的学历还高,华为员工是知识分子吗?我想不可能,码农时很贴切的。

中国社会的一切都相当荒谬,大部分人生活在泡泡之中,你看新品葱上那些支黑、姨粉,豆瓣上的鹅组小女孩,还有那些看韩剧的少女,每个人都生活在远远脱离现实的泡泡之中。在网上和在线下的人格都是完全分裂的。中国社会只有极少数人是在玩真的。巨婴的世界。这个楼主虽然立场不同,但至少是在玩真的,而且敢说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反而看得起这样的人。

( 由 作者 2月1日 编辑 )

以前太过偏激的支持一方,以后偏激的支持另一方,并不稀奇。

同样有很多小粉红,被铁拳之后,变成反贼的。

所以“客观看待”“独立思考”这种事,本来就和粉红还是反贼无关,你是粉红可能看问题也很客观,只不过你认为共产党存在的问题,比共产党消失导致的问题更小;反贼也可以看问题很客观,他们的看法是反过来的。

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谁对谁错,因为没有了共产党的中国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能打包票。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天下无贼 #124533 所以正确的思考方式和知识很重要嘛。不然中国“八倡九儒十丐”,知识分子节操不如妓女(这里tag一下钱谦益),如果除了道德以外,水平也不行,那还听他们胡说八道做甚。

EDIT:手动链接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0433 桂枝支识分子为何获得崇祯雍正腊肉等历代统治者的一致评价“文臣人人可杀”?

类似的典故还有还有日本作家片冈铁兵在1943年攻击投日的周作人是阻碍大东亚圣战的“反动老作家”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74300019/

而片冈铁兵本人是左翼作家转向投奔大东亚圣战的--“しかし1932年(昭和7年)第三次関西共産党事件で官憲に逮捕・投獄され、獄中で転向声明を出す。1933年(昭和8年)に仮出獄”,引用自:『文学者の手紙〈4〉』26ページ

知识分子没有节操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可不是中国的专利。周作人下水当汉奸,左翼的片冈铁兵被捕就转向变成大东亚圣战的狂热鼓吹者,难道不是知识分子毫无节操的又一写照吗?这些人的品德,远不如拉黄包车的铁帽子王(末代克勤郡王晏森),人家好歹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 由 作者 2月6日 编辑 )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看知乎看过很多公知变粉红的,看了这篇文章,我觉得虽然不是好结果,但恰恰反应了目前公知圈中的大问题,就像我上一个主贴说的,现在不少公知还是仅仅觉得西方国家强大而变公知,或是信了西方某些一家之言而变公知,那么正如 @NodeBE4 所说,他们就是吃老本,迟早会因现实变自干五,所以我建议,大家先认同基本人权、基本言论自由打好这个基础再变公知,这样就不会被招安或翻车了。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他说得好像这个演变出来的制度真的健康一样 =_= 全文都建立在「克服困难中自然产生的规则和制度是健康的」前提上,但这个前提根本就不存在的

@Alexss #124503 刘晓波写才叫大义觉迷,这种人写只能算小义觉迷录

EDIT:忘了大义觉迷要雍正皇帝亲笔写评论的,习大大没有雍正的能力。

( 由 作者 2月2日 编辑 )

@猫叫春 #124529 猫叫春是不是被公审的那个(逛着逛着看到帖子)

@猫叫春 #124529 所谓定体问,公知的民主八股文都被自干五们拿去做派乐迪去了。

奭麦郎 满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一篇长篇大论下来,中心思想还是毛左圣经《让子弹飞》里面的那句话:“谁赢他们帮谁”。十年前公知为主流他们就站公知,如今五毛粉红为主流他们又变粉红了。表面上这转变是“独立思考”的结果,其实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奭麦郎 #124610 49年共襄盛举的知识分子们在反右前几年还在辱骂共匪。

( 由 作者 2月23日 编辑 )

这文章看了恶心,自己丧失了良心还来找理由正名。满篇就是表达一个思想:强者为大,我打不过他们,什么自由民主,钱最好,算了还是跪着挣钱吧 不寒碜,臭韭菜,不割白不割。 像我们这种自由至上的人,看到这样的文章比看到屎还恶心: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外国人总说我们没有人权,但是我们有钱,我们没有自由,但是我们有钱,我们没有民主,但是我们有钱,我们没有法治,但是我们有钱。
我们没有人权,枪在官老爷手上, 我们没有民主,媒体在官老爷手上,我们没有法治,宪法用来擦屁股还嫌它纸硬,我们没有自由,我们更tmd没有钱。

公知的一个根本性的方法错误就是,觉得社会和政治,就像他们手里的泥人,是可以随便捏成他们想要的形状的。他们自己设定了一个理想的模型,然后觉得按照这个模型去捏就行了。

做了10多年“公知”才发现自己和共产党在走一样的路。 其实那些川黑左派公知都应该早点投诚,投入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事业,捏泥人的效率要高多了。

和孔庆东其实是一个原理的

@limitpt #124660 其实这些人当初也没有太多良心,为民请命的善心也许有点,但是政治意义上的良心,中国基本上是停产的。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在不公平社会里,人们会对他人如何看待自己这件事抱有特别的敏感,这反过来就会形成一种防御机制,人会变得愈发焦虑,拼命地晒自己哪怕是伪装出来的稍高一些的社会阶层,这是容易被误会成自信的标准型低自尊表现,与他人的关系愈发冷漠,并伴随着严重的种族主义和偏执。 ——《中国人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