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正能量的害处 分享原创

你打别人,别人会痛;别人打你,你也会痛。没有人喜欢痛,所以我们一般不会经常跟人打架斗殴。

虽然你感觉不到别人的痛,但你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痛。通过跟别人交流这种痛苦,你就会知道别人的痛其实跟你的痛是差不多的(反之亦然),这种共识可以避免未来不必要的流血牺牲。

这就是为什么即便在战争中遭受了惨痛的打击,国家也不愿让平民百姓了解真实情况,而总是用各种捷报(包括编造的)安抚人心。一旦体会到切肤之痛,人们就会退缩,不利于士气——不利于敦促士兵继续流血牺牲。

传播正能量,就是通过传播乐观、阻断痛苦,达到鼓舞士气的目的。

这跟大部分毒品例如香烟(尼古丁)、大麻,还有鸦片类 (opioids) 药物的效果是差不多的。正能量就是精神鸦片,吸多了会上瘾,停药还会有戒断反应。

跟有些人讲刘晓波的故事,他会说你传播负能量。

这些人往往就是正能量上瘾了,必须每天连续摄入高浓度的正能量。你跟他讲一些没有正能量的内容,他就开始有戒断反应,额头上汗珠往下滴,从座位上跳起来,满房间找药。终于在抽屉的角落翻出来一个小盒子,上面写着“稳定是发展的保障”,温开水送服两片,整个人才终于平静下来。

中国是世界上烟民最多的国家,烟民就是对尼古丁上瘾的人群,不抽烟就没办法集中精神。

正能量上瘾的人也是这样,不含正能量的东西他们是无法阅读理解的。久而久之这些人就失去了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

而人一旦失去了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就容易跟他人发生冲突,造成流血牺牲的后果。那些每天看正能量新闻、给共青团当红卫兵的小粉红,自我感觉好得不行,最后被社会教育、被铁拳橄榄,甚至家破人亡无人问津,教训是深刻的。

拒绝毒品,从我做起,对正能量说不。

( 由 其他人 1月23日 编辑 )
22
1月23日 517 次浏览
20个评论
恒原平三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那像我最近就是看了太多的负能量的东西了,谁来发点正能量的给我看看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你说的和我在美国看到的早上一定要喝一杯咖啡,不然浑身不自在的人一样。都是戒断反应。

隔壁品葱魔怔人不看几篇天灭共产党就不舒服的,有类似的毛病。其实这都是人大脑的奖励回路的作用。

扩展阅读: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ward_system

有点同意,而且你去跟这种人说坏消息,确实会有文章中的“戒断反应”。 不过人都喜欢听正面报道,“正能量”的存在是有必要的,但是不能滥用,滥用才是原罪。

@RD1984 #123213 主要是因为天天服用“天灭中共”等等的,其实是同一个症状。

食人大佐韦国清 普通刽子手

其实负能量也是毒品,看看冲浪tv,品葱和4chan吧。这个世界是很屎,但是沉浸在屎堆里,是没办法做出有价值的事的。

转一篇看到的文章

最近几年来不管在现实中还是网络中,生活中还是工作中,总是无意识地被灌输一个概念——“正能量”。做人得“正能量”;交的朋友得“正能量”;媒体报道得“正能量”;影视剧集得“正能量”;教科书得“正能量”;大型晚会得“正能量”;跟领导汇报得“正能量”;官员政绩得“正能量”;社会主流价值得“正能量”;网络评论得“正能量”;发的文章得“正能量”……面对生活里各式各样美好而“正能量”的事,有时会让我产生一丝恍惚和疑问——这么多美事怎么都叫我赶上了。

我也不知道这篇文章最终会有多少个“正能量”,但我肯定它将是我写过的最“正能量”的一篇。

现实世界里,大街小巷、公交车站、小区周围、街道旁边都可以看到这些“正能量”出现的地方——绝大部分是以标语、横幅、广告牌的形式;网络和电视中那更亮相的频繁,仿佛怕你忘记了,就不断地提醒你——你是活在一个充满了无限“正能量”的世界。总之,人们哪里都可以看到这些“正能量”。它们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遍地都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不过,真的还别说,之前脑袋被这些“正能量”充满之后,我还真觉得自己成为了一副“超级电池”,还是特斯拉汽车用的那种可充电电池——能量爆棚,续航无敌;没能量就找个“充电桩”满上,一段时间后原地“满能”复活。唯一的担心就是不知道电池寿命能维持多长——之前听说过有特斯拉车主的车因电池自燃,原地爆炸的事件。没想到电池也这么想不开啊。所以以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一看见或听见有关“正能量”的东西,我就会想到“自爆”。

人浸淫在充满“正能量”的环境中时间长了,精神上会跟打了鸡血一样振奋,并对未来充满无限的希望。唯一的隐患是一旦一段时间没有进行常规性“充电”,人身体与精神方面就容易出问题了。

比如疫情前有段时间我第一次去国外出差,国外没有任何可以进行系统性“能量充电”的“充电桩”。最主要的是根本没有时间,几天内要高强度地从早到晚跑腿和跟班应酬。结果撑了“空虚”的几天后,我开始感觉现实中的肉体跟不上精神的节奏与步调了,进而出现了一种肉体与精神的脱离感——觉着眼前世界变得灰暗与冰冷了,不再像之前“满能”状态时眼里的世界又红火又温暖了;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变得若即若离了,好似既活在这个世界,又没有活在这个世界。

国外接待我的老朋友一脸坏笑地告诉我,说我可能是精神出了问题——是个病,得治,早就医早诊断早治疗。我躺在床上冷笑道:我不是被吓大的,区区一个精神上小问题,用得着去看病?这个问题肯定是现在暂时身处另一个国家,对当地水土不服、没有中国原汁原味的“正能量”氛围而导致的,熬到回国下飞机后,立马系统性“充电”不就完事了?还是中国好,呆在中国更适合我;更重要的是对我来说,看病本身就是一个不“正能量”的事呀。而且看病我只看中医,根本不相信国外的一些歪门邪道的医术,国内报道都宣传说全世界人都说我们中医厉害呢。朋友脸冻住了并凝视了我一阵,并浅笑地点了点头,在我床头放了杯热水后,就离开了……

后来的事我就不记得那么清楚了。只依稀记得一觉醒来,人倒没啥事,脑袋也清醒多了——最重要的是感觉眼前世界反而更清晰真实了,了解到没所谓的“正能量”还不是照样可以活。回国后,自己开始有意识地不去寻找或直接屏蔽那些“充电”的机会。并渐渐认识到:虽然眼前的世界有明有暗、有白有黑,但觉得那也并不是什么不能让人活下去的样子,反而能更加感觉到自身重力对身体造成的向下的拖拽感;能感觉到自己的脚紧贴了地面而不是之前的悬浮状态;我能感觉到存在于这个真实世界里自身唯一的那一份重量,一份沉甸感。虽然精神上没有了“满能”状态时那样对未来充满不切实际的希望与幻想,但没人愿意活在只有远大而不可高攀的宏伟景与幻想中吧。

现在的我,愈发清醒地意识到,这些所谓的“正能量”,人还是少接触为好——人会变蠢,变得极容易被忽悠。人得学会自我节制地去过滤、接收这些“正能量”。只需接收真正需要的、认为是对的、对自身有实际好处的“正能量”。不然的话,人的理想就会愈发丰满,现实却会愈发骨感。

那些打着鸡血、搞煽情并鼓吹人们去无条件地、不许质疑地相信当下与未来的一些“正能量”,本质就是在麻痹人们对自身价值和社会现状的真实判断能力。它们想引导人们永无止尽地去相信残酷现状只是暂时的,坚持下去未来一定会更好;但同时人们又感受不到如他们所承诺那样的实质改变与进展——让人愈发觉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其实就是“说到”和“做到”。

它们想引导人们去相信他们的窘迫现状的绝大部分原因是他们自身不够努力、不够勤奋而造成的;但同时,有一丁点历史学识的人都知道:这片土地上的人是自古以来最勤劳、最勤奋、最刻苦,也是最辛酸、最艰辛、最磨难的一批人。也是最吃苦耐劳、最逆来顺受、最能安于现状的一批人。

况且,一个正常而健康的社会或国家不应该只有一种“能量”。不论是身躯庞大还是弱小的“能量”,甚至是其他默默无闻但确实存在于角落的“能量”——这些大大小小的“能量”都应该被准许存在。让这些“能量”自己相互竞争并去影响社会上的人们,因为社会中每一种不同的“能量”都有机会与潜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被人承认与认可的“能量”——一种人们真正认为它是一个切实符合自身利益与长远规划的“能量”。

最重要的是,只有被人们真正承认并接受的“能量”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正能量”。有时这些“能量”会互相排斥或产生激烈的化学反应,但这些都是正常的、被允许的存在的现象——因为就是凭借对这些“能量”之间产生的化学碰撞的结果的观察,人们才可以自己辩证地、深思熟虑地去考虑并选择对他们生活有更大益处、更多踏实感的那股“能量”成为主流“正能量”。真正的“正能量”不是漂浮于几万米高空的稀薄空气,而是低头潜入并流通于人群之间的徐徐微风。

如果一个社会或国家的主流文化只有或只许有一种“能量”,并自称为是“正能量”,那这股“正能量”很大概率是编造的谎言,是自私的操控,是虚伪的善意,是金玉其外的假象,是败絮其里的本质——更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人世间不可能存在一个真正的只有或只许有“正能量”的社会或国家。更进一步地说,哪怕有也是暂时的,这种充满无限“正能量”的状态也必定不会长期维持下去。中国古代道家的阴阳学说有说过:“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事万物有阴又有阳,对立而统一是一切事物的根本法则。所以“物极必反”是有其一定道理的。

如果有些人硬是要说存在有且只有并可长期维持充满了“正能量”的地方,我脑袋中唯一能挤出来的例子——那个只充满了“正能量”这种纯理想,纯正面,纯正义,纯高尚等集一切美好词汇于一身的世界——那就是天堂!只有天堂才是只有“正能量”的地方啊!而且“正能量”爆棚。

那地方虽好,但是本人暂时还不想去——我房贷车贷还没还完;老婆还没娶,孩子还没生,奶粉钱也还没赚足;老了看病、做手术的钱还没攒够;自己去世后的墓地暂时还没有着落……不过那些“房子豪宅大几套,情妇小三怀中靠”、成天对人们宣传着、高唱着、鼓吹着、高举着“正能量”口号的人可以去试试。那里应该是他们的终极“理想乡”。我绝不拦着他们。

最后补充一下,开头众多被“正能量”化的例子中,只有且仅有的一个“负能量”例子我还没提到——那就是“对于国外人民的社会和生活现状有关的新闻报道”得“负能量”——越负越好。

结语:文章很长,谢谢读到最后的朋友们!

奭麦郎 满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消极 #123203 当年还读书的时候我也是一天一杯咖啡,哪怕在星巴克排队也无所谓。现在这么多天宅在家里发现其实离开咖啡也能活

@食人大佐韦国清 #123251 这个就好比政治正确和反政治正确的平衡。政治正确用多了就会让人变得虚伪,但是没有政治正确之后,这世界上肯定会有类似3K党和纳粹这样的极端组织兴起。同样的,各位都知道墙国的网络审查多么让人厌恶,但是对于没了审查之后在网上张口屎尿屁闭口操日干透的网民,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反感的

@奭麦郎 #123260 恭喜戒毒成功

@奭麦郎 #123261 其实吧,极左极右是马蹄铁型,不是互为解药,而是互为补充。北一辉也是两者皆备。

@食人大佐韦国清 #123251 彼之负能量即吾之正能量,大陆叫嚣解放台湾,两蒋叫嚣反攻大陆,两种主张相反,然而都是精神上剥削屁民的正能量。

另外请教一下,怎么在墨茶这个事上传播正能量?

@消极 #123283

1月22日18时50许,记者赶到位于成昆铁路和省道307旁的“墨茶official”家里时,晚霞正透过菜园的围网,照射在这栋二层小楼的背面墙壁上。

“墨茶official”的外公正独自坐在家里客厅里,75岁的老人每月有政府定时发放的优抚金和农村养老保险金等固定收入。单家独户的小院,一栋两层楼房,有一个客厅五间卧室,院内东西厢房有猪圈、鸡棚、厨房、厕所、太阳能热水器洗澡间等,屋内有电视机、冰箱、冰柜、洗衣机、电饭煲等电器。猪圈内有一头已经怀上猪崽的母猪,鸡棚内喂有七八只鸡,后院菜地种植的青菜、白菜等蔬菜长势良好。

——来源:《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总书记来过我们家)》《记者探访墨茶official生前居住的家》

@爱狗却养猫 #123285 家里这么有钱,怎么小孩贫病交加死了,不和谐!

@消极 #123286 责任完全在美方。

@爱狗却养猫 #123288 还是不够正能量。应该是新疆人本来去阿富汗参加吉哈德,回国策划恐怖袭击失败被捕,在狱中反省,出来之后成为一名光荣的社会主义劳动者,在纺织车间车棉纱。

反对

我不认为大家看到正能量就感觉好,我觉得看到事实感觉最好。

正能量挺无聊的,你不觉得吗?无聊久了人都会变成神经病

家庭主妇不就是都有些心理变态?好多人宁可出去工作也不愿退休在家,无聊死得快,感觉真实才能活蹦乱跳,小伙小姑娘午夜飙车不就是为了体验真实的危险吗?

正能量一点也不是你说的毒品,跟精神病院的隔离效果差不多,正常人进了精神病院都会变疯。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真正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传播正能量,而是在中共国正能量一词也完全是由中共定义。中共允许的传递正能量实际上是大声给中共唱赞歌,宣扬大一统,集体主义,民族团结,把所有揭露问题或者个体维权的行为叫做负能量。反正中共只要面子,谁管你韭菜死活。

正能量看多了就会正正得负

世界是夹杂着正能量与负能量的混沌体,一味地看正能量与负能量并不能帮助我们了解世界,反而会把我们带入思想的误区。是我的话,正能量与负能量我都会看。

品葱 品葱正统.org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武斗有两个好处,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战经验,第二个好处是暴露了坏人。┅┅再斗十年,地球照样转动,天也不会掉下来。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