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t 2049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8月24日 编辑 )
6
2021年1月5日 271 次浏览
18 个评论
XComhghall YouTube @XComhghall 希望在未來做些原創的鬼畜、音樂、評論之類的影片。

中英混用我覺得沒有什麼冒犯或是失禮或是不恰當的。您認為「怪怪的」,我倒從來沒有過這種想法。

您的論點讓我想起了有次看希臘與俄羅斯政府網站的經歷。希臘政府的網站希英混用,甚至好像有關於 COVID-19 還是其他什麼項目的一部分,顯示的大多數連結(首頁只顯示連結不顯示內容嘛)都是全英文的 display。俄羅斯政府的網站,則堅持了俄羅斯文化自信的原則,整個首頁,還有我點開的幾個連結,沒有一個拉丁字。

想到希臘我又想到香港。香港的日常用語中有很多都是直接用英文,臺灣好像也有類似的情況,不過相對香港少,相對大陸多,他們不覺得奇怪,我也不覺得奇怪。

我認為語言只是一個工具。當然,使用語言這個工具需要保持禮貌,但中英混用,我想冒犯的只有刁大犬的文化自信,與小粉紅們的愛國豪情,就像他們見不得蘋果一樣。

Racial purity 我認為是一件很荒謬的事,但至少 racial purity 關心的是人。關心一個工具的純潔性,是我完全難以想像的。

其實我不僅不覺得中英混用奇怪,我想,我甚至支持中英混用。把 Plato 硬要翻譯成「柏拉圖」,試問「柏拉圖」這個翻譯除了不符合中文命名規範,三個字的組合本身毫無意義,不準確反映英文、希臘文讀音,還有什麼好處?本來就只是個讀音,用更準確反映讀音的英文或希臘文不香嗎?

 

我看莎士比亞 First Folio paratext 的書信,也覺得很講究,但現在的美國年輕人沒有受過這方面的教育。動輒「Hi Paul」「How are you Ms. Johnson」,很乏味露怯。

我的觀點就是,語言、書信只是傳遞資訊的工具。計較「怪怪的」「乏味露怯」「彆扭」,我覺得大可不必。我想,所謂「正常」,本來也只是個社會建構,所以保持禮貌,順其自然,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

@XComhghall #120138

嗯,我理解你的意思。我所谓的“怪怪的“,其实并没有说中英混用本身怪怪的,而是一种文化上的怪怪的。

书信和文章不一样,是一种比较私人的东西,措辞往往会表露一个人的心性和习惯。措辞可表达出相应的亲疏远近。不同成长环境下的华人在语言运用上习惯不同,用中文反而可能会在造成进退失据和误解。

因此,有时候不同地区的华人同行不约而同地只用英文标准书信体交流,也许是为了避免语言使用上的尴尬。这是我的理解。

有些华人同行(不光是一个人),用中文给我写信从来都不称呼我名字,上来就直接说正事。其实这些人本人也满客气的,但是写起信来总让人怀疑他们教养是不是不好。

偶尔看到他们用英文写的标准书信体信件,觉得他们又正常了。

@natasha #120142

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起有次剛回國,與我的牧師聯繫,好久不用中文用中文反而彆扭,也擔心因為不再熟悉中文的習慣而在哪裡失禮。

這麼一想我也能理解你的意思了。

個人來說,我還是覺得,跟牆內的人通信有種「必須使用中文」的壓力。當然一部分是與文化認同有關,一部分也與牆內人不懂英文的事實有關。至於中英混用,我想我們討論的都是文化。希臘、香港、臺灣這些文化鼓勵、支持、包容當地語言與英文混用,而中國的文化目前還是比較單一的。

用中文會進退失據,造成誤解,產生尷尬,而用英文不會,我不知道這個現象是否普遍。就我在美國親身接觸到的受過高等教育的美國人,他們中不少也不懂母語英文通信的正確格式,「寫起信來總讓人懷疑他們教養是不是不好」。

不過你的帖子討論的終究是華人,我想,應該是比我使用中文更頻繁、中文水平更好的華人。我不知道為什麼根據你的聲稱,你認識的華人貌似懂英文寫信的規範,但不懂中文寫信的規範。我在小學的語文課裡是有學過現代中文的寫信規範,也不認為「親愛的 xxx / 您好」「祝您 xxxx」乏味、尷尬,或中文或中英混雜但保持禮貌的通信更容易進退失據或造成误解。真要這麼說「Dear xxx」「Yours」「Best regards」「Sincerely」豈不更乏味?您又是如何定義「露怯」?其與「奇怪」又是如何地不適當?

修改:
pressure 改為 壓力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Was? 有問題咩? No problem!

「親愛的Victor」冇毛病啊~

@XComhghall #120146

呵呵,其实我说了两件事,你可能给搞混了 :)。

第一,是不同地区的华人语言习惯不同,比如香港地区可能习惯于中英文混杂着说,他们用起来非常自然,但我可能不习惯这种表达法,在表达上容易进退失据。比如在纯中文里,几乎不可能直接称呼一位前辈的名字,比如“嘉诚你好”,都会说“李博士或李先生您好”,而在英文里“Dear Victor“就很自然。如果混杂起来说Victor你好,这就感觉怪怪的,不知道算是哪门子的称呼。

第二,至于英文书信体,肯定也有比较讲究的说法。不过对于英文非母语的华人来说,大家成长背景不同,在工作上使用统一标准的英文书信格式更好沟通一些。虽然在英文很好的人看来不是很优美讲究,但胜在格式标准,剥除了华人的不同背景,或者说不带什么地域色彩或情感,大家彼此的距离是一样的,一样客气但疏离,就无所谓由于掌握不好尺度的问题了。

最后,我是很想学一下优美的书信体的,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有机会的话希望写一写学习心得。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6日 编辑 )

@Wolfychan #120168

中文里,“亲爱的”这几个字,那简直是意义重大。一般人不可能写出“亲爱的爸爸” “亲爱的妈妈”“亲爱的女儿”“亲爱的老师”,写的人尴尬,读的人更尴尬。

@natasha #120195 敬啟者:

致某某:

某某: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natasha #120195 这就是典型的直译导致的文化休克

简直是oh deer

@natasha #120194

我也是大陸災胞,恕我看不出您舉的這些例子有什麼進退失據或尷尬。

要我說,比起您這些例子,還是您先前說的「用中文給我寫信從來都不稱呼我名字」更有違禮貌、規範。

@消极 #120202

「親愛的」的問題,我想是 trigger 了一種我無法理解的稍微有些的矯情

「吾親愛之巴散奴,吾海舶受颶沒矣。猶太人諾責之期至矣。若照約行事,吾去死至邇,故必得君於吾臨命之前視我。若君必不能至者,即可勿至。」

我会直接写:维克托先生你好。

@陈士杰 #120230

感觉梦回大清啊...

我一直认为,对方如果也懂中文,但是给你发英文的信,是装逼的行为。 最起码我如果知道对方懂中文,会直接给他写中文信。

@归山瓶 #120232

唉,并不总是这样的。

会个英文也没啥了不起,也算不上“装逼”。有很多人,虽然母语是中文,但是习惯于使用英文或其他语言作为工作语言,这个还是要尊重人家的工作习惯的。

如果人家给你发英文信,应该也是出于稳妥起见,毕竟英文还是比较常见的工作语言。上来就给你发中文,万一你读不了呢(对方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香蕉人),那不尴尬了。

我上面说的,针对的是并非全中文的环境,存在有人习惯于其他语言的可能。全中文环境的除外。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6日 编辑 )

@natasha #120239

如果在西方国家的公司里面,当然要用当地的语言。

但如果是在中国,比如我给港人发一封邮件,我会直接用汉字的。

@归山瓶 #120242

嗯。

这就回到了我说的第一种情况,如何称呼对方的问题。

我在国内给中国人写邮件都是:Hi,李博士 或者 李博士,你好

没觉得有任何问题,都是普通人,装什么文豪啊,嘿嘿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