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内参 泽民

For we are a conversation, and we can listen to one another.

你需要合作,你不可能是全能的,但每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面对手机里几百上千个联系人,会不会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呢?你不知道应该求助于谁,不知道那些所谓的熟人们究竟都有什么能力可以帮到你眼下的困难,最重要的是,你不知道他们谁可以信任。 ——《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你们互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