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内参 泽民

For we are a conversation, and we can listen to one another.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要叙述此事他们已无能为力。但愿他们原谅我,没有看到一切,没有想起一切,没有猜到一切。 ——索尔仁尼琴(俄罗斯/苏联)